繁體 丨 手机版 丨 RSS订阅 丨 无障碍浏览

网站首页>走进兴宁>历史文化>兴宁故事

廖昆玉戏弄田伯公

阅读次数:9786 信息来源: 市方志办 发布时间:2014-11-19
[字体:  ]
 一、一篓谷子一筒烟
    清朝时候,兴宁叶塘有个廖昆玉,玩世不恭,但多心计。他兄弟二人,家无田地,都靠给人做工为生。一年,他哥哥在隔村田伯公家里做长工。年终回来,不但身无分文,据说还倒欠了田伯公三吊钱。廖昆玉一听,差点气破了肚皮。第二年,廖昆玉对哥哥说:“你不要去了,我替你去做。”于是,他便到田伯公家里来了。
    田伯公见廖昆玉比他哥哥更伶俐、更有力气,倒也满意。廖昆玉要的工钱又不高,除供给伙食外,每日一筒烟,每月一篓子(装鱼虾的竹器)谷。田伯公心里想:一筒烟值不了一文钱,一篓谷子不过四五斤,便满口答应了。
    到了年终结账,廖昆玉回到村里去叫了十几个人,担着箩来到田伯公家。他自己拿过一个竹筒和一个特制的大篓子对田伯公说:“老爷,过年了,我那十二篓子谷,三百六十筒烟,该给我了!”田伯公—望那竹筒和篓子,天呀,一百斤谷恐怕装不满一篓子呀!还有那竹简,少说也装得下一斤黄烟。田伯公气得痰火上升,眼前一黑,咕咚—声,晕倒在地上。
 
 
 二、到没有人的地方小便
   一天,田伯公叫廖昆玉和一个婢女到田里去吊水。田伯公怕他们偷懒,便到田里来看看。他头戴草帽,手摇白扇,在田埂上走来走去,可神气哩。廖昆玉心里想:你倒舒服!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,他忽然放下吊桶,回头对着田伯公扯开裤子。田伯公见状,喝道:“你干什么?”廖昆玉笑道:“小便。”田伯公骂道:“没点羞耻,小便到没有人的地方去嘛!”廖昆玉应声“是”,便一溜烟跑了。吊桶少了一个人,没法吊水了。田伯公不愿意婢女闲着,只能自己暂时顶上。准知过了好久,田伯公已弄得满头冒汗,浑身蚁咬一般,却仍不见廖昆玉回来。他放下吊桶,满腔怒火去找廖昆玉。半路上,只见廖昆玉不慌不忙笑着向他走来。田伯公怒声问道:“你死到哪里去了?”廖昆五却埋怨道:“老爷,你叫我到没有人的地方去小便,可到处都有人呀!我差点被尿憋死了,你还发火!”说得田伯公哑口无言。
 
 
 三、白狗变黑狗
    田伯公家里有一只白狗,见到衣衫褴褛的人,便汪汪狂吠,龇牙咧嘴,十分可恶。廖昆玉心里盘算着,要找个机会宰了它。
    一天,田伯公腰痛发作,躺在床上呻吟。廖昆玉一想,机会到了,便对田伯公说:“老爷,狗肉最补腰骨,你腰痛,把狗宰了吧。”田伯公连忙摇手说道:“狗是我家防贼之宝,宰不得,宰不得!”廖昆玉又走近他身边,神秘地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知道老爷舍不得把白狗宰掉,近日不知从哪里来了只黑狗,经常到家里偷吃。我要把那头黑狗宰了,给你补补腰骨怎么样?”田伯公本是贪婪成性的人,听廖昆玉一说,动心了,也小声说道:“你可要小心,千万不能让人家知道,以免惹出是非来。”廖昆玉笑道:“老爷放心,保证神不知鬼不觉!”
    傍晚,廖昆玉把白狗诱入厨房,出其不意,用劈柴的利斧,对准狗头用力砍去,白狗只叫了一声,便倒下了。廖昆玉把预先准备好的锅底烟灰,将白狗全身涂遍,顷刻间,白狗变成了黑狗。廖昆玉洗净双手,便去请田伯公来过目。田伯公忍着腰痛,跟廖昆玉来到厨房里,只见朦胧的灯光下,躺着一只黑狗,已不会动弹了。田伯公信以为真,一再叮嘱廖昆玉,要把狗毛收拾干净,以免被人发觉。
    吃狗肉的时候,田伯公忽然想起自己的白狗,便问廖昆玉:“白狗呢?怎么不见?”廖昆玉答道:“刚才宰黑狗的时候,它大概害怕,躲到外面去了。”田伯公觉得有理,便不再迫问,有滋有味地吃起狗肉来。但他哪里知道,他口里嚼着的,正是他心爱的白狗哩!
 
 
 四、吃了柑子闻得出来
    田伯公有个女儿,生得阔嘴大眼,鼻塌脸方,村里的人都叫她阔嘴妹。她生性嘴馋,喜欢吃人家的东西。她知道廖昆玉家有棵柑子树,柑子刚刚转黄,她便时常跑来摘柑子吃,还要捎带两个回去。
    廖昆玉知道了这件事,十分恼火,心里盘算着,要治一治她。但她是东主的女儿,打不得、骂不得。后来,廖昆玉想了一个绝招,他叫了几个同辈的后生,如此这般,布置一番,后生们都拍手叫妙。第二天,阔嘴妹又来到柑子树下,抬头张望,看看哪个柑子较黄,选定目标好下手。冷不防廖昆玉从屋里走了出来,笑道:“阔嘴妹,你又来摘我的柑子吃了?五毛钱一个,你吃了多少?”阔嘴妹连忙否认,说道:“我只是来看看柑子什么时候熟,我没有吃!”廖昆玉笑嘻嘻地说:“不用耍赖,吃了柑子闻得出来,你说没有吃,过来给我闻闻,看你嘴上有柑子味没有?’’阔嘴妹自知没吃柑子,还怕你廖昆玉闻?便翘起嘴,神气十足地说:‘‘你闻!你闻!”廖昆玉果真凑到她嘴边,闻来闻去。这时,从墙壁背窜出几位后生,拍手大笑,嚷道:“大家快来看,廖昆玉跟阔嘴妹亲嘴呀!”阔嘴妹这才觉得上了当,不由得脸也红了。她一面破口大骂:“鬼打的!贼杀的!”一面飞跑着回去了。
    从此,阔嘴妹再也不敢来摘廖昆玉的柑子了。
 
 
 五、谁放的臭屁
    田伯公平日最多屁放。一天,他带着廖昆玉去赴圩,中途要搭渡船。田伯公在人丛里,突然又放了个臭屁,臭气熏得过渡人掩鼻欲呕,大骂这种人缺德。田伯公也装模作样,拿手巾掩住鼻子,还故意哼哼两声,表示厌恶。这一招果然奏效,大家都不敢怀疑他是放臭屁的人,只有廖昆玉心里明白,但他不好说出来。
    到底是谁放的臭屁?大家都想找出这个人来,可是拿不出办法。有几个认得廖昆玉的人,暗暗向他许愿说:“廖昆玉,如果你有办法把放臭屁的人找出来,我们请你吃一顿酿豆腐。”廖昆玉笑道:“说话算数?”这几个人一想,觉得不妥,便补充说:“要是你自己放的,那就反过来要罚你!”廖昆玉答道:“那当然,你们等着瞧吧!”
    渡船将靠岸时,廖昆玉走到老艄公面前,附耳叮嘱一番,宅艄公笑道:“你这个人呀,总是不肯安静,到哪里都要弄一些笑料来。”廖昆玉布置好后,又悄悄回到人丛里。当渡船靠拢码头,过渡人纷纷上岸的时候,老艄公忽然高声叫道:“放臭屁的不要走,你船钱还没有交呐!”田伯公连忙回过身来大声分辩道:“谁说我船钱没交?我一上船就交啦!”田伯公这么一嚷,所有的人不禁哄然大笑。廖昆玉却一本正经地催主人说:“快走吧,不要给人当猴子耍啦!”
 

转载请注明“转自兴宁市人民政府网”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站群导航
  • 党群部门
  • 政府部门
  • 乡镇街道
  • 梅州网站
  • 其他网站